• 《国家人文历史》2018年第10期(总第203期)封面及目录 2019-04-15
  • 变废为宝 去肉的鸡骨头怎么办?-美食资讯 2019-04-09
  • 台湾夜市“路边摊”的生存之道 2019-04-07
  • 机场周边严查违规网约车 2019-04-07
  • 回复@“老笑头”,共产主义需要分配生产资料应该是你做梦的时候梦到的吧!这除了让网友们笑掉大牙,还能有什么?你确实是让网友们看着就想笑!哈哈哈哈! 2019-04-03
  • 比利时并不轻松地击败巴拿马 2019-03-24
  • 国家税务总局河北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3-22
  • 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LOGO征集选用公告 2019-03-22
  • 英格兰2-1突尼斯!狂欢之时顺便去英国玩玩 2019-03-16
  •     局势与真如同柯恩这个荷兰老狐狸意料的那样,北明在印度不断的增加力量!一大早自杭州出发的舰队,就是向着次大陆进军的,巨无霸级别二百多米级别的盘古双十桅杆补给舰装载了移民,武器,药物,水泥,工具与生活用品,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东印度公司的力量,而且这已经是今年出发的第三批补给舰队。

        北明的政治倾向开始向次大陆倾斜了。

        东印度公司肯下如此血本,自然是因为次大陆的回报足以丰厚到连这些股东都为之疯狂的地步,除掉土地,除掉气候因素,除掉文明生产力,仅仅莫卧儿帝国那庞大的人口,对于大明帝国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说实话,毛珏的摊子铺开的有些太大了,本身经历战乱之后的大明自身就有诸多资源需要去恢复,然后东南亚海外需要人口开发,广袤的辽东需要人口去耕种,现在新大陆探险队向东还发现了后世美国的主要粮食产地,广袤的五大湖平原,也需要人去开发!就算一直滚雪球那样增长的北明六千五百多万人口都让毛珏玩的有点不够用了。

        为了弥补人口上的不足,东南亚不少地方,毛珏已经用给予明籍的方式,从接受华夏文明圈熏陶,自号小中华的李氏朝鲜以及这次是彻底被打服,承认大明大中华身份的倭国征调人口去垦殖。

        后世美国靠着黑人奴隶以及华人劳工的血汗辛勤方建设起来,说实话,毛珏不是圣人,要不是离着非洲太远,说不定他也会去打黑人大兄弟的主意!毕竟发展延续起来,才有资格指着一个个尸骨坑去感慨去忏悔,去指责先人多么多么不人道,要是没有占据这片土地,那就连假惺惺的忏悔资格都没有,用句古诗就是徒有慕鱼情。

        现在没有黑人大兄弟,就让三哥们先顶上!

        加尔各答的港口边,庞大而沉重的盘古一号此时已经到达了海港,这头是土人劳工嘿呦嘿呦喊着往下扛箱子,那头,成队成队的移民喊着思密达从登船梯上依次下来,好奇的打量着这片滚滚的次大陆,这一幕看的一贯喜欢站在城墙上,以一个君临天下姿态向下眺望的吴三桂直嘬牙花子,忍不住对身边的谋士惠普和尚问道。

        “大师,为什么最近的移民都是大饼子脸呢?”

        “额,这个,也许都是陕西三边来的,愿意吃面饼吧!”

        这仅仅算是个xiao玩笑,小插曲,尴尬过后,惠普和尚又是压低了声音,沉闷的问了起来。

        “将主,西面来人的提议,您到底考虑的如何了?”

        这个冷不丁冒出来的问题也是将吴三桂的思绪从底下滚滚而来的移民那儿给拽了回来,令他在一次头疼的低下了脑袋,情不自禁的嘟囔着。

        “成则谋国,败则一无所有!”

        不知道什么原因,困扰的吴三桂眉头紧锁,不过他这还算好的了,距离他近万公里外,山西大同,堂堂的警察局长大人是彻底要抓狂了!

        什么叫自甘堕落?长平这样的!

        好家伙,沦落成保姆也就罢了,好歹大小姐您玩点正常的,头几天游山玩水也行,紧接着朱媺珿就好像个女赌鬼那样开始泡赌坊,玩夜店了,白天去城外那些乱糟糟的小赌坊,跟着一群不三不四的下九流吆喝出一身臭汗,晚上摇身一变,又变成了交际花,出入各种高档会所,跟这些富二代公子哥着。

        他张军荣是毛珏的老兵,毛珏的幼妻长平在他看起来,就有股子自己女儿的亲切感觉,然而,要真是他张军荣的亲女儿还好了,敢这么堕落,上去俩大耳光一脚踹回家里,就得乖乖给他回家哭去,不像现在,他只能在那儿眼巴巴的看着。

        跟着他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眼睛发直的,还有两大男女侍卫,沈云间面前已经摆了好几个空酒瓶子了,林晚如则是小脸儿煞白,揪心的啧啧直摇头。

        “殿下这幅模样,回去不会被废了吧?”

        越想越可怕,她的小脸又更加白了几分,哆嗦着转头对沈云间问道“老沈,殿下要是被废了,陛下能不能把火又撒在咱俩身上,你阉了进宫,我被发配教坊司???”

        “喝酒!”

        这话听得沈云间昂起头来,半瓶烧刀子咕噜一声灌进了肚子里,旋即咣当一下子把自己灌倒在了桌子上,哗啦的一声,脑袋把空瓶子砸倒了一大片。

        他倒了,张军荣死板着一张脸,没了人说话,林晚如自言自语反倒是打开了话匣子那样,自顾自嘟囔个没完。

        “听她们说,被发配教坊司,会武功的性子烈的要捆起来调教,一天还要接六七个大汉,那种辽东大汉,那种满身肌肉块,六块腹肌硬的仿佛石头一样,还有那健壮肱二头肌,哇,太可怕了!”

        呵!是太可怕了!可怕的林晚如那张小脸都红扑扑一片,陶醉的捧着小心脏,看的张军荣终于是无奈的冷哼了一声。

        不过就连久经训练的贴身侍卫都散漫到了这种程度,酗酒的酗酒,瞎想的瞎想,情况也可见一斑,长平已经三个月没写过一篇报道了,山西的报社更是一天都没有去,大明似乎都遗忘了她这个犀利毒辣的女主编。

        自然而然,找她麻烦的也没了。

        几支蜡烛摆出个浪漫而浮华的朦胧光影,不知道山寨自哪儿的西餐牛排,辽东特产的上等葡萄酒倒是鲜血一样红润,透着秋霜里的香甜,已经半醉的十三公主歪歪扭扭的依靠在扶手上,却依旧媚眼如丝的端着酒杯。

        “曹公子,再,再干一杯!”

        看着一身丝绸晚礼服下长平红扑扑的小脸儿,对面坐着那个极其不符合气氛,穿着元宝外袄状元袍,肥呼呼的也犹如个元宝那样的公子哥哈喇子都快流淌了下来,忙不迭的也是举着酒杯在那儿直点着下巴壳子。

        “美人说的是!咱喝,哈哈,都在酒里了,喝!”

        什么滋味都没品出来了,一百两一瓶的崇祯十年胜利酿就被他泔水那样倒进了肚子里,不过这幅豪爽的模样,看的长平却似乎更加感兴趣了,挑逗的手指勾在了前面,满是迷乱,她红唇张合,迷迷糊糊的打趣着。

        “曹公子也是大家之后了,您家这包克图煤矿,挖出来的是煤,倒腾出来的就是金子,您却真是小气,一个玉镯子都不肯买,都说越富的人越小气!”

        嘿嘿的傻笑着,手指向前一点,长平带着七分醉意调皮的一筋小鼻子,却是带着不恭嘲讽的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鼻音哼哼着说道“敢情儿您家的银子就是这么攒出来的!”

        一想到长平看上那镯子的价格,元宝公子的老脸却是白了白,又是端起酒杯咕噜一下灌了一肚子,这家伙可没有霸道总裁那样有品,放俩原子弹给美女当烟花看,他是酸溜溜的哼唧了起来。

        “什么银子??!看似老子风光,实际上就是他娘的个打杂的展柜,一个月一千两银子,美人儿您可别为难我了!”

        “我不信,你可是曹三喜曹掌柜的亲侄子!矿里出那么多煤,分成都能把人喂肥了!”

        一提到这个,偏偏就激起了这小胖子的火气,他是更加酸溜溜的一拍大腿“得了吧!矿里出产的那点银子,全喂了鞑子!矿上都两三个月没开工钱了,狗鞑子还不满意,天天要涨成例!在扣下去,老子那点钱也保不住了!”

        “也幸亏三个月前,那个煞笔女主编砸了自己招牌,顺道把那些关外当奴隶的贱种人吓住了,要不指不定闹出什么事儿来呢!”

        朱媺珿的小脸儿明显抽搐了一下,可一股子狠笑在她嘴角闪过之后,下一秒,她却是猛地站了起来,扶着额头朝向元宝公子哥倒了过去。

        “呵,好晕??!”

        “我扶你??!”

        又是喝酒又是逛街,等的就是这时候,色与了,肥呼呼的公子哥流着哈喇子就伸手想去搀扶,可手还没碰到长平娇嫩的肌肤,他就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扑面而来。

        “哎呦呦呦折了折了放手!”

        嘴巴子都抽歪了,好不容易从张荣军的手头抽出猪蹄子,跪在地上捂着红肿的巴掌,曹公子半天都没缓过来,他到嘴儿的鸭子,朱大主编则是以一个不自然的地心引力又晃悠直了身子,踉跄的对着他摆了摆小手。

        “曹公子,咱们改日,改日再喝,再见啦!”

        “哎,喂!小姐,房我都开好了,住一晚上再走呗!”

        被张军荣结实的肩膀一挡,在后面蹦着高,曹大公子悲催的叫嚷着。

        真是喝多了,专职车夫沈云间连车厢都爬不上去了,被林晚如嫌弃的丢在了马上,一边带着他,一边这妞还扒拉手指头计算着她要是被发配教坊司,一天得被几个高大威猛的壮汉调教,幸好当兵的全能,早年在辽东也赶过炮车,看着长平自己晃悠进了车厢,张军荣一肚子郁闷,一翻身也是坐在了赶车位置上,挥起了马鞭子。

        月光下,马车漫步的小跑起来,一边赶着,这老家伙一边还在心里嘀咕着,怎么才能劝劝长平,谁知道他正念叨词儿时候,冷不丁长平通红的小脸儿就从他身边冒了出来,吓了他一大跳。

        “大小姐?”

        眼看着长平居然从车厢里钻了出来,就坐在了他身边,纠结了一下,一咬牙,张军荣还是看不惯的说了起来“殿下,您别怪咱老张嘴直,现在虽然不像老张年轻时候,大姑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可您这好歹有个度??!您是明贵妃,这般放纵,传出去帝国颜面”

        “我能信任你吗?”

        冷不丁,被朱媺珿这一句给噎了回去,看着她酡红的小脸儿,月光下一双眸子却是精光四溢,哪儿有丝毫的醉意?看的张军荣一下子愣在了当??!

        “边关要出大事了?。?!”
  • 《国家人文历史》2018年第10期(总第203期)封面及目录 2019-04-15
  • 变废为宝 去肉的鸡骨头怎么办?-美食资讯 2019-04-09
  • 台湾夜市“路边摊”的生存之道 2019-04-07
  • 机场周边严查违规网约车 2019-04-07
  • 回复@“老笑头”,共产主义需要分配生产资料应该是你做梦的时候梦到的吧!这除了让网友们笑掉大牙,还能有什么?你确实是让网友们看着就想笑!哈哈哈哈! 2019-04-03
  • 比利时并不轻松地击败巴拿马 2019-03-24
  • 国家税务总局河北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3-22
  • 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LOGO征集选用公告 2019-03-22
  • 英格兰2-1突尼斯!狂欢之时顺便去英国玩玩 2019-03-16